27天 农妇卖秸秆净赚54万元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秸秆颗粒
Tag:  秸秆颗粒当下正值秋收季,也是雾霾高发期。今年10月份以来,长春市仅出现过一次雾霾天气。农安县位于长春市西北方,正是长春市的上风口。那里的秸秆一旦焚烧起来,将会加剧长春市的雾
27天 农妇卖秸秆净赚54万元

27天 农妇卖秸秆净赚54万元

  当下正值秋收季,也是雾霾高发期。今年10月份以来,长春市仅出现过一次雾霾天气。农安县位于长春市西北方,正是长春市的上风口。那里的秸秆一旦焚烧起来,将会加剧长春市的雾霾。

  今年,那里将有200万吨秸秆待处理。10月28日,记者来到了农安县,发现往年成片堆积在田野里的秸秆不见了,代之以一个个或圆或方的秸秆包。

  没有人愿意在这些秸秆包上点一把火,因为在很多人眼中,这些秸秆包不是待烧的废料,而是滚滚的财源。

  10月28日,在农安县农安镇的华能农安生物发电厂院子里,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。一辆辆四轮拖拉机后面拉着巨大的车斗排成长龙,车里装满了秸秆。拖拉机驾驶员都是电厂周边方圆50平方公里的农民,虽然天气有点儿冷,但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。因为只要经过检验合格,这些秸秆会变成真金白银。

  秸秆变钱不是神话,今年又来卖秸秆的哈拉海镇村民于守兰2015年冬天只干了27天,就净赚5.4万元,今天她又来卖秸秆。在人群中,记者找到了于守兰。

  于守兰今年54岁,是农安县哈拉海镇六马架村的村民。说起自己卖秸秆的经历,于守兰说:“2014年天气干旱,我家的4.5公顷地没收多少粮食。我老伴有病,在30多岁的时候得了脑血栓,还有两个孩子上学。这时候,亲戚和我说华能发电厂收秸秆,不行你就干这个呗。我一想,我也没啥能耐,就干收秸秆的活吧。我把家里的秸秆装车上拉电厂来,没想到真换成钱了,我就决定干这个活了。”

  于守兰朴实地回答:“要啥钱。现在不让烧,也没法处理,我说我帮忙给你收,人家都乐意。刚开始量不大,也不挣啥钱,就赚个幸苦钱。”

  于守兰说:“2014年我试着干了一下,觉得还行,2015年我就在种地之余干上了这个生意。”

  于守兰说,为了收秸秆,他雇了一个司机,买了两个挂车。到收秸秆的季节,她还在村里雇3辆四轮拖拉机,雇3位村民专门负责踩秸秆。“现在收地都是机械化,收割机收玉米,一头出玉米棒子,一头出秸秆,原先秸秆都装到他们自己家的挂车里。我就和邻居说,你用我的挂车吧。我就把挂车挂到收割机上,秸秆出来后直接装到我的挂车上。秸秆刚出来的时候,太松,我就雇人上去踩。”说到这里于守兰还特别强调:“必须得上去踩,踩实了,能多装1吨多呢。”

  挂车里的秸秆装满后,由四轮拖拉机拉着来到电厂。在电厂上秤、去皮,最后就是算钱。于守兰说:“雇拖拉机挺贵的,雇一次170多元呢。去年一车拉5吨多,每吨收入290元,一车能剩下300多元。今年电厂收购价掉价了,赚不了那么多。”

  华能农安生物发电厂副厂长蒋生喜说:“今年电厂扩大了收购规模,只要你认干,我保证你赚的比去年多。”听到这话,于守兰脸上露出了微笑。

  蒋生喜说,每一位到电厂来卖秸秆的农民,他都有详细的记录。随后,蒋生喜拿出了于守兰的记录,“说出来你不信,于大姐2015年10月15日开始到2016年3月份,给电厂送秸秆27天,总数400多吨,我们总计支付给她11万多元。”

  于守兰说:“我这人办事公道,凡是和我一起干的,我都平均分给大家。我算了一下,没有11万,就是5.4万。我家有两个孩子在长春上学,现在孩子上学的钱都是卖秸秆赚的。”于守兰说:“表面上看我是干了27天,其实我还得挨家挨户去装秸秆呢,从开始到现在我一共干了40天。”在场的电厂工作人员都说:“40天赚5万多,这也了不得呀!”于守兰说:“风吹日晒的,也挺辛苦。”

  蒋生喜说,按照电厂的统计,现在和于守兰一样到电厂来卖秸秆的农民有300多人,他们都是电厂周边的50平方公里以内的农民。他们送的都是从收割机上直接下来的碎秸秆。电厂估算过,按照去年的收购价,除去各项成本,农民今年每吨能赚六七十元。

  蒋生喜说,华能农安生物发电厂是一家国企,2012年建成,开始设计的时候就是烧秸秆发电的电厂。可2012年至2014年的3年间,电厂一直亏损。“电厂亏损那几年,我们非常闹心,一方面收不到秸秆,原料不足,另一方面看着周边农民到处都烧秸秆,污染环境,心急如焚。”

  2015年,开始禁烧了,农民们开始往电厂送秸秆了,电厂总计收了15万吨秸秆,打了一个翻身仗,到了2016年9月份,终于扭转了亏损状态。

  蒋生喜说:“2016年,电厂准备扩大收购。由于储藏能力有限,我们今年准备收购20万至30万吨的秸秆。从现在的情况看,每天都有很多人来卖秸秆,完成这样的收购目标应该没有问题。”

  针对于守兰反映的今年秸秆价格下跌问题,蒋生喜说:“去年的价格也不是统一的290元,主要和秸秆质量有关。去年的价格是打完包的秸秆290元一吨收购,破碎的秸秆是275元。今年我们通过实际调查,发现如果按照这个价格来收购,将超过电厂的储藏能力。因此,我们将价格调整到打完包的秸秆240元,破碎的秸秆230元,明年五一以后价格恢复到290元,这样让农民能够分批分次把秸秆供应到电厂,保证电厂的供电需求。以后我们要扩建,增加储藏能力。”

  蒋生喜还说:“电厂对秸秆的成分也有很高要求,有的农民送来的秸秆有很多土,或者特别湿,我们为此定了标准,含水不能超过30%,含土不能超过8%,如果超过这个标准,我们就要降价。我们一方面要维护农民利益,还要维护企业的利益。”

  蒋生喜在接受采访时讲述了自己的感受:“我觉得生物发电厂和传统的煤电有很大不同,煤电要从很远的地方拉煤来烧,而烧秸秆的电厂好处很多。对于周边农民来讲,是一件好事,2015年11月份的时候,电厂院子里堵得水泄不通,全是拉秸秆的车。我们统计有300多人到电厂来卖秸秆,他们的利润是非常可观,一年就干那么几个月就能赚好几万。电厂不仅减少了长春市因秸秆燃烧造成的雾霾,还拉动了周边农民的就业。”

  蒋生喜还说出了秸秆发电厂蕴藏的商机。“秸秆燃烧之后,会产生一些灰烬,灰烬中富含很多矿物质,具有利用价值,但现在的处理方式是深埋,真是太可惜了,我们希望有人来开发秸秆燃烧产生的灰烬。此外,现在的收储运环节处理的不好,如果做好了,这也可以形成产业。”

  农安县将回收的秸秆用于发电,电厂以每车230—290元不等的价格回收秸秆,增加了老百姓种地之外的收入。图为电厂的工作人员将秸秆卸车入库。

  我们看到,在农业现代化新思维的进程中,广袤黑土地上,秋收后被收割的秸秆不再是原来一捆一堆的状态了,而是被打成包或粉碎运往电厂。改变的不仅仅是秸秆的集群形状和去向,还让我们看到了一种农业思维的改变,这种新型思维值得肯定。坐落于农安的华能电厂,立业之初,在谋取利益的同时,不忘利国利民,不想以污染来换取经济利益,决定用秸秆这种原材料来发电。长春今年秋末冬初雾霾的减少,得益于这种企业的社会责任感。

  但我们知道,华能电厂的玉米秸秆年收购量是20万至30万吨,而农安一县的年玉米秆产量在 200万吨,也就是说电厂的“饭量”太小,即使使劲“吃”,也只能“吃”下农安十分之一多一点儿的秸秆,剩下的玉米秸秆怎么办?

  再者,对于农安县的玉米秸秆处理来说,是占了“地利”的优势,正好有一个电厂建在此地。而对于吉林省其他几十个县市而言,大多不具备这个“地利”优势。玉米秸秆发电对于这些地方的农民而言,只能是个梦了。

  可见,玉米秸秆处理这件事,光靠一个发电厂是不行的,还得需要更多的办法、更广的路子、更宽的途径,最好这种办法放之全省或全国都能通用,还要具备操作简便、可复制性强的特点。

  小小的玉米秆,牵扯出的是农业大问题。我们的农业现代化需要发散式思维,需要有长远目光……

  • 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于2019-10-20 06:52,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27天 农妇卖秸秆净赚54万元